必兆娱乐官网


您的位置:必兆娱乐官网 > 企业文化 >
企业文化
联系我们
产品中心
解决方案
企业文化
新闻中心

【原创】杀玲同人文《摇曳

“杀生丸大人,铃亲手给你做了和服,能不能穿上和铃一起去夏日祭呀?”铃拉着杀生丸的袖子,笑得眉眼弯弯,很是期待。

杀生丸身上一直穿着的衣服是他的妖力幻化出来的,注入妖力的衣服可以随主人的变化而调节,可是自己手上这件却是普普通通的衣服,换而言之就是——会破。

犹豫了一会儿,杀生丸将身上这套略显繁复的衣服解下,抖开铃给自己的和服。因为是铃给自己量身定做的所以肯定不存在不合身的情况,但是……自己的身上的皮毛该怎么办呢?而铃显然是忽略了这一麻烦的事情。

杀生丸摸了下自己肩头的皮毛,又看了下和服,有点无奈,只好将妖力注入到衣服里,如果不这样做的话,这衣服大概会……

杀生丸一只手将自己的银发拢成一束,另一只手将和服披在自己身上,大体穿好之后才散下头发,仔细地整理衣服的细节。

素堇色的和服上绣着几朵的六角梅,素雅而不单调乏味,衬着杀生丸俊美的五官,如瀑倾斜的银发,清高冷峻,宛若神祗再临。

能做出不管是款式还是尺寸都与穿戴者如此契合的衣服,制作者肯定是极其了解这人并且花了大把的时间和精力在这件衣服上面。

“杀生丸大人好了吗?”铃可能是看杀生丸在里面逗留太久了,站在门外出声询问,小小的身影映在门上。

“咳,这不是衣服上的,是我的皮毛。”杀生丸又想起方才自己正是因为这皮毛而失措。

“是皮毛呀?小铃还以为会是尾巴呢。”说着,铃还特地放慢了脚步,绕到杀生丸的身后,杀生丸也随着她停下了脚步。

“可是这样子毛绒绒的,形状也很像尾巴呀~”铃就好像料定杀生丸不会阻止自己,从后面抱住了杀生丸的“尾巴”。

“软软的,好舒服呀,就像温柔的杀生丸大人一样。”铃肆无忌惮地蹭着杀生丸——的“尾巴“,双手刚松开又搂上杀生丸的腰。

这是杀生丸第一次被人这么亲昵地接触,铃的体温直接从两人接触的地方传来,攀缠着感知,就像血液一样,在杀生丸的身体里铺天盖地而来。

铃已经不是当时那个小丫头了,当铃毫无顾忌地从后面抱住杀生丸的时候,杀生丸就深切地感知到了这一事实。

“杀生丸大人, “好像突然想起了些什么,铃突然这么说了一句,说话的语气也低了下来,“那时候的伤还疼吗?”

“白灵山那一次,小铃看到杀生丸大人流血了。“铃将自己的脸埋在杀生丸的背后,不让杀生丸看见自己的表情。

“有时候真的好羡慕戈薇姐姐呀,能够保护自己,不会给别人拖后腿,而且还能够助犬夜叉哥哥一臂之力。”停顿了片刻,铃又继续说。

“小铃也很希望能为杀生丸大人做些什么,可是却不知道我能做些什么,又或许小铃什么也做不了。”说到这里,铃不自觉地将头埋得更低。

“你做的和服,我很喜欢。”杀生丸伸手将刚才铃蹭乱了的头发别到她的耳后,低沉着声音说道。

突然反应过来的铃一扫刚才的低落,绽出灿烂的笑容,一蹦一跳地走到杀生丸面前,“杀生丸大人能喜欢,真的太好啦,以后小铃还要给杀生丸大人做衣服,就像杀生丸大人会给小铃送很多好看的和服一样。”

杀生丸跟上走在前面的铃,顺势拉住了铃的手。感受到自己的手被一只熟悉而温暖的大手包裹着,铃回头看向杀生丸。

“杀生丸大人,你要试一下这个苹果糖吗?酸酸甜甜的。”话还没说完,铃就已经笑着将苹果糖放到杀生丸的面前,像个万分期待着将自己喜爱之物分享给别人的孩子。

“杀生丸大人,我刚才抽到的签,是大吉哦,小铃要把它送给杀生丸大人,这样子杀生丸大人一定能诸事顺利~”

而远处跳动的灯火则像是在等待着什么,伴随着沉闷的鼓声,蕴蓄着热闹的气氛。

杀生丸一把揽住铃的腰,脚尖看似轻点地面,可两人已腾跃至半空,向着观赏台的方向前进,风声在耳边呼呼地起哄。

“啊,杀生丸大人!”没有想到杀生丸的动作,双脚离地的一瞬铃下意识喊住了杀生丸的名字,双手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攀上了杀生丸的脖子,进一步寻找借力的依靠。

“真是的,杀生丸大人也不提前和铃说一声。”铃把下巴枕在杀生丸的肩上小小声地嘀咕,“还以为要摔下去了,真是吓死人了。”

烟火大会如期而至,色彩斑斓的花火在空中伴随着巨响绽放,化作星点划破天际,一声接一声的轰鸣,仿佛永不知停歇,誓要将这份绚丽书写得淋漓尽致。

“杀生丸大人,你看那烟火是不是有点像流星呀?你说我向着它许愿,愿望会成真吗?”铃靠着杀生丸指着天边那有点像梅花的烟火说道。

“小铃,你的愿望是什么?”杀生丸顺着铃的指向看到那红色的梅花般的烟火,低声问道。

“愿望是不能说的呦,说不来就不灵验了。”铃将视线从天边收回,冲着杀生丸俏皮一笑,看到杀生丸和服肩头的褶皱,伸手帮他整理好。

“愿望只能告诉神明和流星听哦。”铃的表情认真,就好像神明真的会实现她的愿望一样。

夏风轻轻拂过,也不知道是有意或是无心,两人头发被风撩得交缠在一起,分不清是你的银丝或是我的乌发。

“因为嘛,我的愿望一直都是杀生丸大人实现。”依旧是那个杀生丸熟悉的明媚得不参杂任何阴霾的笑容,那个曾经在杀生丸自以为无坚不摧的外壳上倔强地叩出一道缝隙的笑容。

缝隙虽小,但却让光明自此无视所有阻挡和曲折,一点一点地渗透自己的每一处,而我无可奈何。

“杀生丸大人,小铃只有一个愿望,那就是永远陪在杀生丸大人身边。”说完,铃没有继续和杀生丸对视,低下头来,手中不知攥着什么东西。

其实我知道的,知道这是一个很任性也很奢侈的要求,也许以前不懂,但是现在的我很明白,身为强大妖怪的杀生丸大人,和身为弱小人类的我之间的区别。但是尽管如此,尽管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每每许愿,脑海里第一个跳出来的愿望却至始至终都是这一个,与那时候跟在杀生丸大人身边的那个看见流星的夜晚无异,不曾更改,也不曾因岁月和安稳而消减半分,反而如深深埋在心底的烈酒,随年月的沉淀而愈发醇厚热烈。

“杀生丸大人,小铃有样东西想送给你。”铃将手中之物递给杀生丸,那是一个小巧的铃铛,琉璃般清明的铃身上画着不常见的六角梅图案,“已经画了很多遍了,但还是感觉画不好。”铃背在身后的手不断地相互揉搓着,彰示着主人的紧张。

“因为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材料,最后还是用了硝子来做,不过这样子杀生丸大人应该很难携带了,毕竟硝子比起金属来说太脆弱了,一不小心就会碎。”

杀生丸大人,铃想永远陪在你身边,但是铃不想成为你的累赘,不想给你带来伤害,如果是你的决定,那铃就乖乖地留在村子里,就像以前和阿哞一起看家一样,因为我相信杀生丸大人一定会回来的。

我希望这铃铛能为你踏过的每一处疆土都谱上悠扬的乐章,糅杂着我复杂的思念与挂牵,一并传达到你的身边,这样子的话,哪怕不能站在杀生丸大人身边,也算另一种陪伴吧?就像这串“叮叮当当”不安分的声响,虽然看不到,但你却能真切地感受到它的存在,恰如你身后的我,不曾远离。

“我会好好保管,随身戴在身边的。”杀生丸直视着铃,明明依旧是毫无表情的面孔,那深邃的金眸却似乎在诉说着珍视与深情。

铃的心思,他杀生丸是明白的,他将铃放在人类的村里,让她学习适应人类的生活,去接触更多的人,而不是活在只有自己的世界中。他给她选择的自由,让她认清自己的心再做决定,杀生丸希望铃能够选择她认为的最幸福的人生而不是在什么都还不清楚的状态下走上自己早已布好的人生。

六年了,铃已经从一个黄毛小丫头到现在的聘婷少女。六年对于生命漫长的妖怪来说不过是弹指一挥间,但这却是杀生丸第一次感受到时间的磨蹭,不管是等待去村子里见她的机会还是等待她的缓慢长大,这一切对于早已看淡一切的大妖怪来说,都有点过于磨人了。

“铃,两年前送你的和服,现在应该能穿了吧?”杀生丸捋着铃被风吹得有点凌乱的头发,微凉的指尖蹭过铃光滑的脸颊,划过耳廓,习惯性地将鬓发别在铃的耳后。

“嗯,试一试吧,应该能穿了。”杀生丸的手揽过铃的侧腰,让她靠在自己的肩上,侧过头,在铃的额上留下一个轻柔的吻,宛若蝴蝶的无心停驻,但是双唇的温度却是真实的,深刻的。

明明在救活铃的时候把她安顿在人类的村子里才是最好的选择,自己又是为何鬼使神差般地将她带在自己的身边呢?

但现在我能明确的是:铃铛摇曳下的轻声叮咛,是吾身之所安之处,心之所向之所。



相关阅读:必兆娱乐官网

 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