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兆娱乐官网


您的位置:必兆娱乐官网 > 企业文化 >
企业文化
联系我们
产品中心
解决方案
企业文化
新闻中心

【原创】我来带走你的心(杀她+微H+新手文)

“别做多余的事情,人类的食物不合我胃口。”杀生丸依旧阖眼冷冷的说道,铃只是定定的看着杀生丸片刻就离开了,似乎一点也没见到我的样子。

“这种东西合你胃口吗?”不知是不是知道杀生丸并不会那样冷血了,我竟同他轻松的问起话来。

“别做多余的事。”杀生丸又冷冷的说。我刚才运气不错遇到一头野猪,想起动漫里貌似钢牙是吃这种东西的,抱着试试的念头,意料之中的被拒绝。

深知杀生丸的脾性,我也不强求,只是将几滴液态的灵气洒在杀生丸身上,他经过风之伤的洗礼虽说有天生牙保护,但也是受伤不轻,快点好起来总没啥坏处。杀生丸感到那些液态灵气后,闭着的眼眸终于睁开了。但只是片刻就再次闭上了眼眸。我默默地看着,心中却是忐忑。虽说我知道这个故事的开头结尾,可是那个故事里没有我的存在,现在我莫名闯进这个世界,希望不会影响到什么人才好。我忽的想起铃今天晚上会在村中鱼池偷抓鱼被抓挨打,我必须要去帮帮她。想到这,我立欧村庄即向感应到有村庄的方向敢去。去时,已经迟了,铃已经不在但空气中残存的火元素证明着事情确实发生了,我无法查到是哪写人做的只好作罢。

次日,清晨,铃慢慢的带着几颗麦穗来了,杀生丸依旧冷冷的说:“不需要。”铃担心杀生丸小跑几步跪在他面前希望杀生丸吃点东西从昨天发现到现在他滴水未进。我“说了我什么都不要。”杀生丸的依旧冷冷的亦不正眼看铃。铃失落的低着头。我在一旁看着,想起昨夜铃因为杀生丸的一句“不合胃口”而偷鱼被打换来的竟是这样的冷漠我心中慢慢的都是气。

“脸上的伤怎么回事。”杀生丸问道……片刻过后铃离开了,最终没说只言片语。

“是村民做的,铃因为担心你身体希望你吃点东西去偷村子鱼池的鱼被发现而被打的,我去时已经晚了。”我淡淡出声。“如果我是你,我就不会放过那些村民。错了需要教育,打的那么狠作甚,那么可爱的铃门牙都掉了,真心可恨。”

“你呢,为何从天而降。”杀声生丸淡淡出生,这个该死的女人从天而降砸到他的身上,他当时想杀掉她却被一个类似结界的东西弹开,无法动她分毫,只能想办法让她苏醒自己挪开,而昨夜那极其精纯的妖力是怎么回事她明明是个人。

我惊讶片刻缓缓开口:“我来自梦之渊,被仇人追杀,临死之际穿越时空而来,之后就遇见了你。铃似乎看不到我,我很是不理解。

杀生丸似乎痊愈了,默默起身,向一个方向走去。我默默的跟着。杀生丸也没阻止。一会儿,我便见到了一个两头兽和一个绿色的小妖——阿哞和邪见。听到邪见类似鬼嚎的喊着:“杀生丸大人,那时候我死了您也觉得无所谓吗?杀生丸大人”我真心对这样一个啰嗦的老妖无语,便拿了一块石头砸向邪见的头,顺利将他那小小的身板从阿哞巨大的身体上砸下。

“杀生丸大人。”邪见激动的跳上阿哞,对这杀生丸问道:“杀生丸大人,您当时真的是拿邪见试刀吗?”

试刀,天生牙!糟了,铃有难!“杀生丸,铃会遭遇狼群,你得去救她。”我急忙打断他们主仆的对话。

杀生丸似乎也是嗅到了铃的雪和狼群的味道,向林子走去。我松一口气真怕杀生丸不会救铃。我默默跟上。

幽暗的林间小道,铃的小身体就那么孤孤单单的躺在哪,没有一丝生气。我快步上前检查铃的身体。

“身上多处咬伤,我已无力帮她,除非能够起死回生。”我瞅着杀生丸希望他会使用那把天生牙。只见杀生丸拔出天生牙,再铃身旁一挥“来试试看吧,天生牙的力量。”无视一旁聒噪的邪见。

我走上前,扶起铃,看着他,感受着她体内一点点回复的生命力,忽的突发一种明悟,整个人都怔住了杀生丸手中的天生牙瞬间暴走刀刃直插我眉心,我身上泛着的绿光和天生牙的蓝光交相辉映,此起彼伏。

一刻钟过后,天生牙从我眉心落下,刀尖一块刺眼的红色是血,天生牙是无法杀人的刀怎么会有血呢?我下意识摸向眉心,什么都没有刚才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这样。我的脑子里满是问号。

铃已经醒来,杀生丸捡起天生牙,拭去血迹转身离开,我和铃一同跟上留下邪见在原地结界巴巴的啰嗦“杀、杀、杀生丸大人,居、居、居然用、用、用天生牙救、救了一个人、人类”

跟随着杀生丸走了不少路程直到天黑才停下来休息。“今天就在这过夜。”杀生丸淡淡的说。令我奇怪的是,路上铃似乎看的到我了,一直乖乖的跟在我身后。

我见杀生丸独自一人坐在树干上,不知在做些什么,一股莫名的情感涌向心头,苦楚而悲伤,曾经几何,我隔着荧屏看这电视里的他暗自伤神,哪怕现在我们也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我终究是要回到梦之渊去的,虽然我不知道为何而来,但是我的直觉告诉我,我一定会回去的。正在满心伤感时,肚子一阵咕咕叫将我唤回,赶了一天的路我的肚子发出了极度抗议。我尴尬的看向杀生丸看见他似乎没有听见的样子安安松了一口气。

杀生丸静静的看着她数秒,还未开口,便听到邪见不满的声音:“人类就是麻烦,杀生丸大人怎么会带着一个人类,你还是趁早去人类村庄里吧……”

邪见惊讶的下巴都快掉了:“杀生丸大人,你怎么能答应一个人类的要求呢,这只有您,邪见和那个人类哪来的女人,杀生丸大人您不会是被犬夜叉那个半妖伤到脑子了吧,杀生丸大人,呜~~杀生丸大……”

“闭嘴。”杀生丸略带压迫性的声音想起成功封住了邪见的嘴,我无奈的叹气,真是醉了,敢说杀生丸脑子坏了的怕也只有邪见了。

我着实不了解这个世界可以吃的东西,只好看着铃寻找在她身后慢慢的认识那些可吃的植物,不过运气不错发现了一只山鸡,填饱肚子后,铃挨着阿哞睡下了,长时间的赶路她累急了。看着铃熟睡后,我默默地离开了那个地方。

铃复活时我感悟到了生命的波动,当时因为天生牙异动无法仔细体悟那种波动,但是那种感觉确实深深的印在我的脑海里。来到刚才与铃一起遇见的那片湖边安静坐下进入入定状态,再脑海中回忆那种波动,尝试着模拟出来。可是就在我马上要成功时,体内的灵气瞬间消失,没有足够的灵气就要失败了,我内心十分着急,可是除了外界的灵气我无法再提供足够的灵气,调动外界庞大灵气若差池就会重伤,可机遇只有一次,事到如今只能冒险试一试。我用意念小心调动外界的灵气,一点点混入手中乳白色的雾气里,就在那股雾气变为淡绿色是,伴随着破空声一把剑破空而至,天生牙!

我惊讶的看着飘在我不远处的天生牙,这时杀生丸也赶到了,我疑惑的看着他:“天生牙怎么了?”

我将手上的雾气抛向天生牙,天生牙将剑尖刺入雾气,整个剑身都蒙着绿蒙蒙的光。就在雾气被天生牙吸收尽时,天生牙向我刺来,一切都那么突然,我和杀生丸谁都没有反应过来,天生牙就这样刺进我的右肩,我清楚地感觉到我的血液在流逝,眼前也开始模糊……

可是一个更大的问题在等着我,怎么打开它呢?我试着去简单粗暴的打开那只河蚌,可是完全无用,我用尽吃奶的力气去打开河蚌还是文斯不动。我忽的想起以前好多小说里写道有滴血认主这一步骤,莫非……,我咬破手指,控制血液落在河蚌上。终于河蚌开始隐隐泛着红光。

伴随着我血液的注入,河蚌红色的光芒愈加浓烈,终于那个河蚌在我将要昏迷之时停止了吸血,看着河蚌打开,一团淡绿的光芒出现,那种感觉暖暖的让我昏昏欲睡。

我好像做了一个梦,梦见了玄祖,我们在一起说了好多话,最后玄祖居然一脚将我踢飞真是太太太太可恶了。当眼前出现水底的景象是河蚌已经完全打开,在哪巨大的壳里有一个两厘米见圆的珠子,一把碧绿的弓。在梦里玄祖告诉我,那个淡绿的球里有曾祖留给我习练的练气之术,只要将其吞下即可。拿起那颗珠子,软软的,有一种胶质的手感。吞下珠子便觉得脑海里塞满了文字,一股热气从胃中冲出涌向四肢百穴。那种感觉就像千万只蚂蚁在身上爬来爬去,难以忍耐。我的皮肤也在不断地想外冒出污渍,玄祖说这是易经伐髓的过程,我极力的忍耐着,但是意识还是渐渐理我远去……

醒来已是晚上,我已在岸边,记得记忆力最后一幕便是天生牙入水。手上温凉的触感传来,是那把通体碧绿的弓,哪还有天生牙的痕迹。晚风吹来,我不禁打了一个哆嗦。我的衣服去哪了!!!!!!我惊恐的发现我身上光溜溜的只有一件浅绿色的不知什么材质的衣服粗略的遮住我的身体。

“醒了就把衣服穿上。”是杀生丸的声音,这衣服是他拿来的(д)b??我的脸刷的泛上红色,天不要这样捉弄她吧。偷偷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还好他背对着我,我走到一棵巨大的乔木后面迅速上衣服,或许是我继承玄祖传承时身体周围出现气流紊乱将衣服撕碎了吧。可是他怎么会在这呢?难道是他救了我?

没关系的藏蟒,你是二十一世纪的青年,就当在泳池游泳了,没关系的藏蟒,一定要淡定,淡定。我努力说服者自己不要放在心上。那件衣服是一件浅绿色的和服,做工细腻,上面还有我最喜欢的香水百合,因为他的花语是永不磨灭的爱情。可是,我还有未报的仇恨,孤身在这异世飘荡,爱情理与我是那么遥远。风吹过树叶沙沙的摩擦声将我从悲伤中拉回,离开那个乔木的遮蔽便看到杀生丸在那把弓的附近依木而息。月外光洒在他那白皙的脸上颇具诱惑力。

杀生丸看着那个巨木旁边的人,那件和服很合身嘛,黛眼烟眉,绿衣飘飘,青丝飞舞,呆愣的瞅着这边,大有不打断她就会一直瞅下去的趋向,杀生被瞅的极其不舒服只能丢出冷冰冰的两个字将其砸醒“愚蠢。”

我只能尴尬的抓抓脸,藏蟒,你没见过帅哥吗,真丢人。暗骂自己一句,才做声道:“谢谢你的衣服。”

“衣服是朴仙翁准备的,我只是来找天生牙。”冷冷的话泼醒了还在为走光尴尬不已的我。也对,杀生丸的性子就算看见了也同看见一块奇怪的石头一样,没准还没石头吸引他的注意。虽然者天生牙只能救人,但是每次天生牙异动他都会找来,这是他父亲的遗物,杀生丸应该很尊敬他的父亲吧……

“天生牙呢?为什么它会突然来到我身边,玄祖留下来的生命灵气太多了,我自己是吸收不了的,是天生牙救了我,如果不是它吸收了那多出的生命灵气,我现在怕是无法安好的呆在这里了。”我淡淡的说道,坐到碧落(那把弓的名字)旁,玄祖有说过碧落有三种形态,一是作为远程武器的弓,一是作为近身战斗的剑,其三是一静止状态的护腕。只是这个武器的变化需要生命属性的灵气来驱动。将碧落化成护腕带在在手腕上,凉凉的很舒心。

“那只能去问他了。”我顺口接下话,内心纠结着,我已经来到了这个世界,未来我也将不可避免的参与进这场四魂之玉的战争,也一定会渐渐的影响事情的发展,有些事我要不要说出来呢……内心的复杂无人能体会,我内心挣扎着,不过最后还是选择了告诉他们,因为我无法一直做一个局外人。

“啥申万”可能是情绪太过不稳定,本想喊他的名字,谁知一喊竟成了这个样子。我看见他瞬间僵住的脸,心中一颤,完了完了,生气了,老天保佑,老天保佑。一会儿过去了,见杀生丸没有动静我才鼓起勇气说道:“杀生丸我同你说件事,我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我来自二十一世纪,比戈薇的年代还要晚好多年的二十一世纪。在我的世界里你们只是荧屏里的人物,是虚无的不可触碰的,我没想到会来到这个世界,我知道这个世界原本的结局,我不知道我的到来会造成什么,总之我无可避免的参与了进来,你们的命运或许已经改变,所以以后我可能会莫名奇妙的的话,请相信我那可能是真的,如果一切没有改变的话。”

杀生丸皱皱眉头,没有说话。命运吗?结局吗?我杀生丸的命运只能我自己决定。

我也没有祈祷他回话,这些天作为一个知情者加旁观者每天看着别人的故事还要担心自己会不会给别人带来麻烦已经让我累了,既然来了,便避免不了的参与,我早已不是旁观者,今天说出来只为了不再憋在心里,我要向这个世界宣告,我藏蟒要参与进去了。

一夜寂静,就这样直到出发。结界伴随着祖父留给我的练气之法而消失。就这样当我同杀生丸一起出现时,邪见的下巴就要掉到地上了,“杀生丸大人,您怎么又带一个人类回来了?人类怎么陪站在杀生丸大人身边呢,杀生丸……”

“人类,不要妄想魅惑杀生丸大人,杀生丸大人身边的女妖个个肤白胜雪,沉鱼落雁,你就别做梦了,赶快滚回人类村庄去吧。”邪见见杀生丸生气便转换目标,企图赶走我。

“铃,你和邪见留下,在呆着。”杀生丸交代后,架空飞起,我默默的跟上,毕竟他没有让她留下不是吗?

默默的跟在杀生丸后面,想起临走时气急败坏的样子,不禁觉得好笑,忽然鼻尖闻到一股淡淡的血的味道,环看四周,没有异常,到底发生了什么,再这样的空中依旧嗅得到的血腥味到底来自哪里。

过了不久,我感到一阵阴冷,向那个方向看去居然是一个红白相间的点,犬夜叉。看来杀生丸是来确认朴仙翁的话的。

距离红点愈来愈近,似乎犬夜叉也发现了杀生丸,一个跳跃,正面与杀生丸对峙。我刚刚落地不久,便听到戈薇惊呼一声,铁碎牙就这样直直的冲我飞来。“叮。”还好反应快及时用碧落挡住铁碎牙,不然右肩就又要被刺伤。这到底怎么回事,天生牙是把治愈之刀对我有异常无非是我生命属性的灵气,可铁碎牙是怎么一回事。

更奇怪的是,铁碎牙一直无意识的同我战斗。我只能用碧落一次次回击,但是每碰触一次,铁碎牙都会沾染几分绿色,那是我维持碧落形态所输入的灵气,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铁碎牙也在吸收我的灵气?

这时珊瑚和戈薇赶到了,珊瑚握着飞来骨看着,戈薇也是异常紧张的关注者,就在戈薇到到达的时候,铁碎牙也像没了魂似的落在地面发出清脆的响声。

我拿起铁碎牙,比想象中还要轻一些,剑身上斑斑锈迹,还是一幅普普通通的样子。

“拿着它快去就犬夜叉吧,不然就来不及了。”我将铁碎牙还给戈薇。这时杀生丸也已将犬夜叉打晕在地,正步步逼近。

“想让他住手的话,用铁碎牙解除他的妖化吧。否则等他醒来又要反抗了。”杀生丸冷冷的说。

这时珊瑚和弥勒也赶到了:“刚才,你明明可以将犬夜叉劈成两半。但是你只用减压击退他,为什么手下留情,你应该狠狠犬夜叉吧,我不认为你是突然动了兄弟之情。”弥勒紧紧盯住杀生丸,生怕他动手杀了戈薇和犬夜叉。

“我迟早会杀了他,但是不现在。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的家伙没有杀的价值。”说完便转身走了。

“杀生丸,我想去看看食骨井。”我看见戈薇,我想问问食骨井的事,那个连接着梦之渊的地方。

杀生丸听到这句话,心中泛起一丝莫名的紧张感,本能的讨厌这种紧张,瞅着藏蟒期盼的眼神,又平静了下来:“三天。”然后便飞入云层。

由于路途陌生,我便同犬夜叉一行人留了下来。夜晚,我篝火,和弥勒珊瑚聊着天。

“是,我比戈薇还要晚19年。来到这遇见了同样身受重伤的杀生丸,便一直同行到现在。”我回答道。:“不过令我好奇的是,天生牙与铁碎牙见到我的反应,为什么都暴走呢?”

我们迎刀刀斋飞去,却发现他已经向我们飞来了。我们都茫然地看着这位骑着三眼牛的老头。

“我闻到了烤鱼的味道,好香,肚子都饿了。”刀刀斋边说变向地面飞去,似乎没看到我们一样,这老头肯定嘴馋了。

“这个贪吃的老头。”戈薇捏着拳头强忍着将刀刀斋暴走一通的冲动降到地面乖乖去水里捉鱼了。

“刀刀斋有些事我也想同你单独聊聊关于天生牙和铁碎牙的事。”我慢慢说道。弥勒,珊瑚自主的走开了,我只能报他们以歉意的眼神,有些东西你们还是不要知道的好。

“是的,比铁碎牙暴走程度还要高。”我猜他们都是因为这个,我将一点点生命能量外放,淡淡的绿色浮在我抬起的手上。“我知道天生牙本是铁碎牙里分离出的一部分,如果有着等关系,我不会告诉杀生丸这件事的,你可以放心。”

“这,这,这是灵气,你是崇雨的后辈?!”刀刀斋似乎很是惊讶,那种或喜或悲的复杂感觉在刀刀斋的脸上出现。

“是的。我叫藏蟒。”我尽量用平静的语气说到,生怕一丝语气的浮动影响到这个情绪波动到极致的人。

刀刀斋忽然抽噎起来,泪水啪啪的落在了地面上,就在我准备安慰刀刀斋时就看到一张充满皱褶的脸冲上来:“那个,那个你有什么打算吗?没打算留在这帮我刀刀斋铸刀吧,有你在我终于能打造神刀出来了……”

“刀刀斋!你再神经我就杀了你。”我极其生气的看着这个下巴尖尖,留着三撮胡子的,皱褶老头,我藏蟒对天发誓,要是他在这么神经,我就杀了他,若是做不到就杀了我,杀生丸执行!

“咳,那我们说正事吧。”上帝终于正常了。我把天生牙和铁碎牙暴走的经过告诉刀刀斋。

“铁碎牙是我用崇雨赠送给斗牙王的特殊金属和崇雨的一滴血打造而成,后来铁碎牙成长过快而不好控制便分离出天生牙,而那金属的一大部分为了压抑分离到天生牙的某个东西而一起分离过去,本来血和金属相互滋养可以维持平衡,但是分离后平衡被打乱,由于天生牙中只有金属没有血所以比既含有血又含有金属的铁碎牙要不稳定得多,需要血平衡,再加上你的修行较崇雨甚远,所以需要大量的血来平衡。而铁碎牙吸取你的灵气正式因为血量太多金属太少的缘故,那金属本就是崇雨灵气凝聚而成。”刀刀斋思虑后说道。

玄祖留给我的练气之法大纲有提到,炼气化水,水凝成金,气术大成也。难怪天生牙和铁碎牙会有那样的举动:“刀刀斋,铁碎牙能压制妖气是因为金属的生灵之气吧,而天生牙压制的是冥道残月破吧。”

“你怎么知道!”刀刀斋惊讶的睁大了眼睛,虽然平常他的眼睛也是一个完美的圆。

忽然脚下一阵颤动,西北方向传来一股极其强大的妖气,一阵阵的令人毛骨悚然。完了,我怎么能把这样的事情忘了呢,奈落在这,他会把龙骨精复活的,犬夜叉有危险。片刻不敢耽误,释放了一个结界收敛气息,一个飞行术向龙骨精之谷敢去。

这是哪?我孤自一人站在车水马龙的十字路口,看一辆辆汽车从身边呼啸而过,带起长发随风飘起。我从未有一天想过我还会回来。我记得我和戈薇一起跳进了食骨井,然后我见到了我的玄祖,我们说了好多话,再醒来便就在这里了。

又一次魂穿了吗?我看像自己的装束还是朴仙翁送我的那件,我是通过食骨井回来的吗?我看到一辆车晃晃悠悠的想我驶来,后视镜穿过我的肩膀而过:“干什么呢。眼睛瞎啊,大晚上的在十字路口发什么疯。”车主的谩骂都无法改变这样一个事实——这不是现实,这到底是哪?就在这时,所有的周围的一切,都消失不见。只留下慢慢无尽的星空,未完整得四魂之玉就那样悬挂在半空中。

就在我伸手去抓住四魂之玉时,它就那样消失在我的手心,然后一股睡意席卷了我,慢慢沉睡过去。

“奈落终于被我找到你了,今天就是你的死期。”犬夜叉拔出铁碎牙,一记风之伤砍过去。

而奈落似乎并无意与他们纠缠,化作一团瘴气飘走了。刚刚赶到并准备继续追击的杀生丸,说道:“杀生丸,你与其来追我不如去关心一下跟在你身旁的女人。”

跟在身旁的女人?藏蟒吗?众人都不禁向食骨井看去,当时他们赶来时奈落似乎在等待着什么。这时戈薇的气味从井中传出,犬夜叉立即跑到井边,将戈薇带出井:“戈薇,藏蟒怎么样了,刚才奈落在食骨井边。”

“奈落在食骨井边?我们一回去藏蟒就昏倒了,整个人身上有一层结界似的东西,我的灵力无法探入。我刚才在那边感觉到食骨井里有强烈的四魂之玉的味道,便急忙赶来过来。”戈薇说道。

“那应该就是奈落动的手脚。”弥勒道:“戈薇,你能带藏蟒过来吗?我们大家想办法试试解开结界。”

“我试过了,藏蟒无法随我一同过来。”戈薇说道:“结界在藏蟒体表,犬夜叉的红色铁碎牙也无济于事。”

话说完众人陷入了沉默,而这时,天生牙却在脉动。杀生丸疑惑的看上天生牙,它想做什么呢?杀生丸扶上天生牙,微微一愣便将天生牙扎向食骨井的土面,只见绿光一闪,那抹高大的身影就这样消失不见了。

“杀生丸大人,请不要丢下邪见啊,为什么您每次都丢下邪见和这个人类在一起呢。”邪见看见杀生丸消失喊道。

这时现代戈薇家神庙里的枯井绿光一闪,杀生丸便跳出了枯井,嗅着空气中藏蟒的气味找到了那抹绿色的身影。

杀生丸看着面前躺着的人,一股烦躁之意涌上心头:真是愚蠢,才两天不见就弄成这个样子。杀生丸观察着藏蟒的模样,只见眉头锁紧眼角隐约含着泪。奈落那混蛋到底做了什么杀生丸心里极其生气,但表情还是淡淡的。这时,戈薇和犬夜叉冲了进来,杀生丸极其不悦的瞥了二人一眼。

戈薇本是担心藏蟒同犬夜叉赶了回来,犬夜叉闻到了杀生丸的味道,二人便冲进了房间。刚刚那一瞥瞬间令二人毛骨悚然。

“杀生丸,将……”犬夜叉刚想反驳便被戈薇拉出了房间,“戈薇,你为什么拉我出来,藏蟒怎么能交给杀生丸,他不杀人已经不错了。”

“我们都接近不了藏蟒,或许杀生丸可以。”戈薇说的道:“所以不许去打扰他。”



相关阅读:必兆娱乐官网

 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