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兆娱乐官网


您的位置:必兆娱乐官网 > 企业文化 >
企业文化
联系我们
产品中心
解决方案
企业文化
新闻中心

【杀犬】月下星河

杀生丸听闻沿途的小妖悉悉索索地讨论丛林里为害一方的蛇妖被一只一身红衣的半妖解决了,末了还夸赞几句那双白色的犬耳柔软又灵敏。

杀生丸突然有些想看看犬夜叉,许是许久未见,听不见那人略带不屑的张扬竟有些怀念;许是作为犬大将的小儿子,降妖除魔也值得一番赞誉;许是……也不需要什么理由。

杀生丸雪白的身形逐渐没入层层叠叠的丛林,鼻尖微微一嗅,能闻到犬夜叉的气味混合着淡淡的血腥气。杀生丸思量着第一句话如何开口才能不一下子点燃了那个炮仗似的蠢弟弟,却在没开口前就怔住了。

倚在树下的人确实穿着一身火红,赤裸在外的双足隐隐泛着浅红,他按着胸口微微喘息着,总是不羁的嘴角向下收紧,露出一对小小的犬牙隐没在水红的唇间,看不清他的眼睛,漆黑的发丝垂落下来,遮了他半张脸。

面前的人确实是犬夜叉的气味,却完完全全剥离了妖怪的气息,是一个纯粹的人类。杀生丸未曾见过,却也晓得半妖每月会有一日失去妖力,可不知道人类形态的犬夜叉是黑发,倒是与平日截然不同的神采。

犬夜叉失了妖力,待有人靠得近了才猛然察觉,惊得抬头喉咙里发出嘶吼,瞧见是杀生丸反倒莫名松了口气。杀生丸这才发现,犬夜叉那双瞳仁是含着水的。

“我……我应该中毒了,毕竟那是条毒蛇来着、唔……死前淋了我一身血让我陪葬啊、可惜我最后见到的人……啊、是你,真讨厌……”犬夜叉看起来很难受,说话带着很重的鼻音,断断续续接着喘息。

“蠢狗,你可不是中毒了,”杀生丸半蹲下来,鬼使神差得伸手揉了揉犬夜叉的发顶,虽然没有那双柔软的耳朵,手感也意外的不错,让他的声音都不自觉带上了微微上挑的意味,“蛇血性淫,你这是发情。”

杀生丸近在咫尺的脸居然有些模糊不清了,犬夜叉觉得自己出现了幻听,偏偏身体里汹涌的“毒素”好像终于被正名一般翻涌起来,将透白的脸涨的通红:“你——你说什么……”

面前的人露出幼犬一般惊愕慌乱的模样,杀生丸觉得自己某种蠢蠢欲动的情愫开始破壳而出了,他抬手向下扣住犬夜叉的后颈,贴近耳畔的时候能嗅到灼热的芬芳:“别怕,哥哥帮你。”

比起惯称的“兄长”,“哥哥”实在是太过于柔软亲昵,犬夜叉登时羞耻得不行,就要推开杀生丸,结结巴巴得喊他:“杀生丸你疯了——唔!”

人类的力量面对纯血统的犬妖实在是不值一提,犬夜叉的反抗被杀生丸轻而易举得压制并附身换取了一个暧昧十足的吻。

犬夜叉甚至感觉到杀生丸的犬齿划过口腔的触感,这太不对劲!那双犬齿应该是会咬在他的手上或是喉咙里,留下两个冒血的窟窿然后拼得你死我活的,怎么会抵开唇瓣用这样的方式侵略到大脑深处都战栗了呢。

杀生丸近在咫尺的面容实在是精致到震摄人心,以至于犬夜叉慌乱到不知该第一时间咬他一口还是先阻止那只撑开他双腿挤进来的膝盖。

杀生丸捏着犬夜叉软绵绵的双腿直接顶了进去,膝盖相较于某个充血发热的地方太过于坚硬,光是磨蹭撞击就刺激得不行。

“唔嗯!”犬夜叉那双圆溜溜的眼镜瞪得滚圆,居然可爱得不行,惹得杀生丸想要更过分一些。

于是他收起了尖利的锐爪,探进火红的衣袍里,那里坚实的肌肉已经是弹性十足的温软,轻轻一掐就留着浅红的痕迹。

“唔。”杀生丸一时失了神,让犬夜叉一口咬在舌尖挣脱了他蛮横的亲吻,杀生丸也不恼,好整以暇地看着乱七八糟的犬夜叉,他的黑发凌乱得粘在脸侧,手背狠狠抹过被亲吻得红肿的唇,蹭得更是嫣红,半晌才说出话来:“你!你……”

若不是面前的犬妖满是杀生丸令人讨厌的气味,犬夜叉简直以为杀生丸被什么玩意附身了,可是那总是让他警觉的气息此刻不带丝毫攻击力,却是温柔又霸道地把他尽数包裹,像是要让他的每一个角落都被染上这样的味道。

犬夜叉迷迷糊糊炸了毛的样子他竟觉得格外可爱,扣着犬夜叉的脑后就亲吻透白的颈侧,血液奔涌的活力隔着皮肤从牙尖传来,裹挟着汹涌的浪潮冲刷着味蕾,正是品尝的最佳时机,微凉的手掠过胸腹,切实掌握了已经硬挺的物件。

犬夜叉登时惊得尾巴都要直了,可是上下两处命脉都在杀生丸手中,让他不敢贸然动作,慌张中还混着陌生又剧烈的炽热,烧得他不知所措。

“小狗,要听话。”杀生丸含着犬夜叉的喉结噬咬,低沉的声线投过薄薄的皮肤融进骨血里,让本就燥热的血液更是沸腾。

杀生丸将手指微微用力扣紧,皮肤贴合茎身高热的脉络,带着薄茧的指尖擦过湿滑的铃口,将内里更加红嫩的软肉刺激地吐出清液。“啊……”犬夜叉被汹涌的情热吓到,无措地把脸埋进杀生丸毛茸茸的肩头,被挤压的快感破碎成细小的呜咽,热乎乎的晕开在杀生丸的胸口,撩拨犬妖肆意横行的欲望。

想要抗拒却推不开,犬夜叉夹紧的双腿不自觉卸了力气,软倒只有手指用力抓紧杀生丸肩头柔软的毛团,修长的指节绞紧雪白的绒毛透出鲜艳的红。

犬夜叉没有坚持多久就弄脏了杀生丸的手和衣摆,释放的快感带来瞬间的战栗,让犬夜叉僵直在杀生丸怀里。

“这么舒服么?”杀生丸蹭过犬夜叉的发顶轻声道。“才没有!”狗崽子又硬气起来,通红着脸抬起头来朝杀生丸大喊“就算没有你我也不怕蛇毒,谁让你多管闲事!”

杀生丸微微扬起嘴角,扯动鲜红的妖纹带着凛冽的邪气,他收紧手臂将犬夜叉拉近,毫不收敛犬妖的攻击性和占有欲:“蠢货,解毒可不止是这样。”

犬夜叉呆愣着让杀生丸压倒在地,“你干什……”杀生丸半句废话也没有,直接扯掉犬夜叉的裤子摸到软滑的臀肉,揉捏两下就借着满手滑腻直接滑进去一截,娇嫩的穴口在情毒的作用下已经吐出几口清液,毫不费力地吞下入侵的手指,隐隐的酸痛和莫大的羞耻让犬夜叉红着眼眶惊呼:“你干什么!不要这样……”

“还嘴硬,明明已经湿透了。”杀生丸低沉的嗓音好像融了毒,贴合颈侧将蛊惑和撩拨灌进血液,绞着翻涌的情欲浮沉,犬夜叉目之所及皆是杀生丸的雪白,小狗崽一般不服输得呜咽两句“混蛋……混蛋!”

后穴湿软得可以直接插进去两指,高热软滑的软肉被摩擦出“咕叽咕叽”的水声,随着抽动的手指滴落透亮的水珠,略带薄茧的手指转动打磨肠肉,将内里的水一点点挤压出来,再深入到红肿发烫的某一处,光是碰到整个肠道就骤然收缩,犬夜叉闭着眼睛逞强压下闷哼,受了欺负一般把下唇咬得通红,裹了水光的嫣红揉着月色,狠狠搅动了杀生丸的心。

又热又硬的阳物迫不及待地破开高热红肿的甬道,长开妖纹的双手在柔软的臀肉上印下红艳的掌纹,雪白的臀瓣被挤压的可怜,白浪翻涌间露出瑟瑟发抖的小口,被巨物猛地撑开严丝合缝的契合。

“啊……杀、杀生丸!你混蛋……”犬夜叉痛得眼前发黑,猛然被入侵的深处的感觉太过于刺激和陌生,本能得一口咬在杀生丸的锁骨,留下一个暧昧的红痕。

“混蛋……唔啊……”犬夜叉自然不理,红着眼眶咬牙就要骂,被含住人类形态的耳垂舔弄一番,酥了半边身子,全身更是通红得发烫。

“叫哥哥。”声音直接从耳边灌进来,平息的妖血似乎被杀生丸的妖气蛊惑到共鸣,肆意掠夺犬夜叉岌岌可危的理智。

“你做梦!”杀生丸有些不耐,掐着犬夜叉的腰猛地向下一顶,逼出一声惊喘后又恶劣的停下,朝着手指寻到的那一处湿软恶意研磨,光是若即若离的触碰还不够,用顶端挤压到皱缩发烫却又马上退开。“呜啊……”犬夜叉被情欲折磨得哭出声,大颗水珠滴落到杀生丸的胸口,这个人恶劣到不行的触碰逼着他濒临爆发又被生生扯回来,挣扎在快感于痛苦的甬道不受控制的咬紧,最深处湿热的挤出湿滑的液体。

“听话。”杀生丸轻声诱哄着,下身抵着火热的穴心,将身下的小狗崽吃得死死的。

犬夜叉的目光有些涣散,目之所及的景色皆是恍惚,只有杀生丸一双深邃的妖瞳愈发清晰,逐渐让他无法反抗的跌落其中,那双嫣红的唇呜咽出声,带着揉了水的柔软和甜腻:“哥……哥哥……”

“真乖。”杀生丸在犬夜叉的唇上落下亲吻算是奖励,让他得偿所愿般的快速顶弄几下,硬挺的物件把柔软的肠道几乎撞出形状,大量的液体从两人相连的地方流下,浅色的穴口因为剧烈的撞击充血成艳醴的血红,甬道震颤着绞紧,内里涌出大量的津液——犬夜叉被干到直接高潮了。

杀生丸将犬夜叉的惊呼喘息尽数吞下,在犬夜叉哦不应期里继续抽插,揉开骤缩的甬道摩擦情欲,再抵着穴心尽数释放微凉的液体,接踵而至的剧烈快感让犬夜叉的灵魂仿佛脱离身体,浮浮沉沉揉碎在月色朦胧的阴霾里。

杀生丸抬手蹭过犬夜叉熟睡的脸侧。清晨的日光一点点越过山丘挥去夜色,微风拂过乌黑的发丝,一点点染上耀眼的银色,那对长着白色绒毛的粉嫩兽耳也悄悄探出来。



相关阅读:必兆娱乐官网

 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