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兆娱乐官网


您的位置:必兆娱乐官网 > 联系我们 >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产品中心
解决方案
企业文化
新闻中心

Prince Mark·剧情} “城之源”大结局剧情简介

Jao Noi来向王祖母道别,说要去清迈(参加疆域会议)。王祖母要求让他也向Mammeung告别,但他们彼此都还不说话。Mammeung因为Sukkwong让她住在王祖母房内而难过,而Sukkwong则因听到Mammeung自己答应Nomeung要回清恩、要抛弃他和孩子而感觉受冷。

当晚在清恩摄政王受保护地,Pakam率领武装力量占领清恩,逼迫Saninta将清恩摄政王御印交给他。Nomeung则与英国地接关系,让英国帮助他们从暹罗独立出来。

翌晨,到了会议举行日,在清迈会议大厅,王子殿下和洋人打招呼。Sukkwong和Jakarakam也来到现场。Sukkwong与约翰·布莱金也在那里遇到,约翰是作为英国政府的代表出席。Sukkwong开始担心布莱金会披露他将Mingla从缅甸救出一事。

会议上,Nomeung作为清恩摄政王的代表宣布清恩独立,不再归顺暹罗。可是Sukkwong说Nomeung曾来到清迈接受曼谷方面给予他的亲王头衔,并且他与Mammeung还有婚姻关系。Sukkwong不允许清恩从暹罗独立出去,因为英国将会轻易吞并,但Nomeung还是宣布清恩独立,不再向暹罗臣服。

Sukkwong却掏出有摄政王Saninta御印的书函。摄政王签印立Pakam为摄政王,并且还剥夺Nomeung清恩亲王头衔。Nomeung大惊,Intorn及时赶到,将有御印的文书呈上。Nomeung恼羞成怒,揭露Sukkwong将Mingla从缅甸救走一事,而且布莱金也参与其中,但布莱金却矢口否认认识Mingla。Nomeung怒火中烧,对布莱金拳脚相加。Nomeung被拉出去。他对Sukkwong怀恨在心,要让对方以名来偿还。英国方面要求一定要确认清恩公主的证据之后方可继续谈论疆域划界。Sukkwong对此很是担心。Mingla症状开始好转,向Mammeung承认是她本人作死,是她的野心和争强好胜让她陷入这般田地。

Nomeung最终逃出监牢。他的属下说起Saninta被迫交出权力一事。Nomeung怒火中烧,决定不回清恩,而是先去清康偿清这笔债。Nomeung去清康接Mammeung,把在清迈的情形说给她听。Nomeung要收复国土,要拔剑而斗,一定要取得独立。Nomeung说一定要取下Sukkwong的首级,Mammeung听着,内心动荡不安。Nomeung在Mammeung房内遇到Fongjan,问及Mingla。

Mammeung怀抱着孩子来给Mingla,委托Mingla担当Phukaew的母亲,同时也当Mammeung,自此以后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Mammeung。Mammeung将Mingla捆绑起来,同时解释一切事情,说她既爱国家也爱Sukkwong,但可能再也无法回馈清恩。她希望献出自己的生命来向所有人偿还。她的生命将偿还Sukkwong的生命,绝不让英国方面逼迫,因为将再也没有Mingla,只有在这里受伤严重的Mammeung。Mingla伤心大哭,为Mammeung要牺牲生命来救助所有人而痛楚。

Mammeung换上Sukkwong进入森林时穿的衣服,用剑割掉自己的头发,将头发放在Phukaew睡的垫褥旁,然后她就消失在黑夜中。Mingla被彻底打动,为Mammeung的广阔胸襟而折服。

Sukkwong回来,但没有遇见Mammeung,立即告诉王祖母和所有人说Nomeung反叛。Sukkwong立即去找Mammeung,发现他进入森林时所穿的衣服不见后很震惊。他又听到Phukaew哭泣的声音,赶紧去Mingla房间,看到Mingla要拼力跑出去救Mammeung,但已经先没了力气,血流不止。Mingla把所有一切都讲给Sukkwong听,然后让他赶紧去就Mammeung。

Fongjan来到山上,却没有遇见Nomeung,只好把Mammeung留下的信(交给Nomeung手下士兵)。她赶紧回屋,因为她已经和Mameung保证过要在天亮前赶紧回来照顾Mingla。

Mammeung骑马去山上城墙。因为她身穿Sukkwong的衣服,并且拿着Sukkwong的剑,Nomeung就误认为她就是Sukkwong。两人骑马相遇,相互打斗。Mammeung故意露出破绽,受到剑刺,Nomeung一剑刺穿他仇敌的心脏。Nomeung勒马看到那Sukkwong林中所戴的帽子是飘在空中的第一件物品,剑也从手中脱落掉到地上,Mammeung跌落马下,Nomeung的剑上都流着血。Nomeung很是得意,终于结果了Sukkwong的姓名。他哪里知道那是Mammeung。Mammeung微笑着,对完成使命很满意。这时Sukkwong骑马的马蹄声传来,Nomeung勒马靠向一边,以为有人来救Sukkwong。Nomeung离去,Sukkwong看到Mammeung的身体流血不止,悲恸嚎啕。

Nomeung赶往Takienkoo,可没有遇见Mammeung,只有士兵收起来的Fongjan送来的信。看完信后,Nomeung悲痛欲绝,发疯似的骑马消失。信里说起Mammeung她对祖国的爱,对Nomeung的爱,对Sukkwong的爱,对孩子的爱。Mammeung希望以她的死来结束一切冲突。Nomeung难过万分,没有想到他就是夺走他最心爱妹妹生命的人。Saninta生活也一片消沉,因为从那以后,就再也没有听说过Nomeung的消息。

Mammeung在停止呼吸前,坦诚她对Sukkwong的爱。她从第一天遇见开始就爱上。说完后就永远离开,只留下Sukkwong独自痛哭。

Mingla顶着Mammeung的名义抚养Phukaew。Nomeung惦记着Mammeung信中所言,信中要求用生命来偿还,希望把她的遗骨留在山上城墙。她同时要求Nomeung再也不要回来。Nomeung用针刺自己的眼睛和嘴来惩罚自己造成的罪孽。

20年过去后,Jao Sailarat长成英俊的小伙子。Sukkwong决定把过去的一切都将给他挺。Sailarat跪拜Mammeung的浮屠塔,Sukkwong说那里有一位甘愿牺牲、大爱天下女子的遗骨。

1. Mammeung是自己要求与王祖母同住,并不是Sukkwong要她住在那里。不过书中也写到,王祖母和Sukkwong谈话,希望Mammeung回房,但Sukkwong说目前还是让Mammeung住在王祖母那里好些。那段时间他们是在打冷战;

2. Pakam与Boonsoong都是暹罗公爵(Sukkwong在曼谷当差时的上司)的手下。他们是被公爵派到清恩,的确有武装行动,且取得成功,但没有逼迫摄政王让位,只是他们把控朝政,并且剥夺Nomeung清康亲王头衔;

3. Mingla成日昏迷,没有与任何人交流。稍微康复后也就是和孩子玩儿,没有向Mammeung坦诚什么。Mammeung有时去见她,她也是背对着人;

4. Mammeung是在被Mingla堵上嘴并捆绑之后才说起她的内心世界。Mingla听到后无法呼喊,更无法哭泣,她后来是挣扎着爬到某口,却又失血昏死过去;

5. Nomeung与Mammeung并非骑马相会,他们是在黑夜里相会。Nomeung只是挥剑乱捅一气,他觉得对方身形异样单薄,但也没有多想,Mammeung则丝毫没有招架还手,任由Nomeung挥剑;

6. Nomeung后来是再度谋反被暹罗抓住,在被送往曼谷途中自尽,而不是像俄狄浦斯王那样自己刺瞎双眼;

7. Sukkwong并没有听到Mammeung临终前的告白。书中只有Mammeung已经冰冷的身体和Sukkwong嘶哑地说着“哥哥来接你回家”。



相关阅读:必兆娱乐官网

 e